去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谢谢你依旧爱着我
上一章 真不知道这是我的房间 主目录 下一章 敞开心扉,都是糖

第二十八章 十年后第一次同床共枕

作者:伊帕尔 更新时间:2020-03-27 15:11:45

真的不知道这是我的房间?这句话在离诺耳边响起时,她就知道又露馅了,他们之前恋爱的时候,她就不擅长说谎,只要撒谎肯定就被他拆穿。

没想到十年过去了,依然没变,他还依然能拆穿她的小伎俩,不给她任何逃离的机会。离诺想着又气又恼,手下的动作跟着也停了下来。

“我不是故意要...”

“也就是说你一直都知道这是我的房间,尽管这样还是选择住在这。”冯拓玩味的看着离诺,打断她的话,不给她辩驳的机会,“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你对我是不排斥的,或者说你对我并没有那么的排斥。”

离诺摆弄着手里的睡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正在这时电话响起,她一把拿起包里的手机,满脸笑开,冲着他扬了扬。冯拓脸上的笑意更深,朝她点点头,然后转身下楼泡咖啡。

“哥!”冯云蹑手蹑脚的走过来,小声的喊着他,“啧啧啧,看你嘴角的笑意,能不能收敛点!”

“有吗?”冯拓抬眼看着她,他自己并不知道他的嘴角何时扬起的。

“还有吗?”冯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就差昭告天下,你又恋爱了!不过你是不是要感谢我?”

“谢你?这从何说起。”冯拓说着瞟了她一眼,“喝吗?”

“不了,这黑咖啡我还是喝不惯,太苦。”冯云皱着眉回绝自家哥哥好意。

“苦吗?”冯拓端起杯子小抿了一口,“我不觉得。”

“戚!现在给你鹤顶红,你可能都会说它是甜的!”冯云笑着说,“别打岔!你还没说怎么谢我呢?”

“谢你?”冯拓灵光一闪,坏笑了一下,“你如果能让我也睡那个房间,我就想想怎么谢你。”

冯拓说完,端起咖啡朝二楼走去。留冯云在原地凌乱,她家哥哥什么时候这么的无下限了,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不过她还是相信自家哥哥的人品的,既然这样那就让我再帮你们一把吧。

冯拓端着咖啡走进房间坐下,看到离诺还在打电话。他端起咖啡细细的品着,不过视线一直在她身上徘徊。此时的离诺,双腿盘坐在床上,边说边笑,就好像是这个房间的主人一般。

冯拓满意的点点头,确实像这个房间的女主人。这么想着嘴边的笑容更深,可是当听到她说出的话时,笑意瞬间消失。不觉皱起眉头,今天这咖啡还真有点儿苦。

“陈叔叔,您这是拐着弯的要给我介绍对象啊!”离诺笑着说,或许是闻到了咖啡的香味,抬起头才发现冯拓已经进来,正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喝着咖啡,不知为什么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很好。她疑惑着,又客套了几句,赶忙挂断电话。

“怎么,又要去相亲?”冯拓见她挂了电话,立马开口。

“我爸爸的老朋友陈叔叔,知道我来B市了,说喊上我跟我爸一起聚聚。”离诺起身回答着,走到冯拓旁边的沙发上坐下,自觉的端起另一杯咖啡,喝了口不禁感叹,“果然还是你泡的咖啡最香,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泡不出这个味道。”

冯拓听了笑笑,不过很快掩饰过去。

“然后呢?”

“什么然后?”

冯拓听了她的话,眼睛不自觉的眯了眯,直直的看着她,似乎在告诉她赶快从实招来。

“呵呵。”离诺尴尬一笑,心虚的开口,“陈叔叔说他身边有个男孩各方面都很优秀,人上进,有责任心,性格也好,家世也不错。说是聚会的时候,带来一起见见。”

“意思是答应去了?”冯拓放下手里的咖啡,看着她慢慢开口。

“.....他跟我爸已经约好了,打电话来就是通知我。再说我跟我爸好久没见了,过来之前就约好的。你这边事情结束,回B市以后一起吃饭。”离诺跟着放下咖啡,不安的说,“况且,陈叔叔也是好意,我现在确实也......”

“什么?”

“我现在确实也...没有男朋友。”离诺低下头说。

冯拓听了一愣,她说的没错,他们之间确实什么关系都没有,即使他在追求她,他也没资格要求她不去相亲。选择权在她手上,他没理由让她拒绝那些好意。

想到这,他心里慢慢的失落难过,端起咖啡起身,恰巧遇到进来的冯云。冯云看着自家哥哥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解,不过还是拦住他的去路。

“姐,我来就是想说,三楼客房的钥匙被清洁阿姨带走了,备用钥匙一时半会找不到。我房间东西太杂太乱,不好意思让你挤。你看能不能......跟我哥凑活一下。”冯云满怀期待的开口。

“没关系,我睡沙发....”冯拓想到刚刚的话,赶忙说,可话刚说一半就被离诺打断了。

“可以,你多找几床被褥,我睡地上就行。”离诺知道自己刚刚的话可能伤到了他,看着他的背影连忙说。

冯拓一脸惊讶的转头望向她,她赶忙错开视线。冯云自然是开心的,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但能共处一室也算是不小的成功了,想着她冲冯拓眨了眨眼,好像在说,“就帮你到这了,剩下的全看你自己了!”然后退出房间,朝另一头走去。

“我去书房看皮特发来的墓地合同,下午出去吃。你如果累了,可以先休息会。”冯拓轻声说,然后出去。

张潇和皮特边吃边聊,甚是投机。正说着,皮特的手机响起,他抬眼看了下是张力的来电。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皮特冲对面坐着的张潇说,张潇点点头。

“喂,张总,有什么事您说。好,那我明天一早就去X市。不过我手头上还有些事...好,我会把事情跟李薇交代清楚的。好的,您放心。”

张潇看皮特挂断电话,不知在想些什么,思虑再三开口。

“励哥,听电话里你明天要出差?”

皮特这才缓过神来,“嗯,公司有些事,临时安排跑一趟X市。”皮特说完想了想,看向张潇,“兄弟,实在是对不住,我可能要回趟公司,整理整理明天要用的文件。咱们今天就吃到这,等我出差回来,咱们再约怎么样?”

“奥....励哥你既然有事,我就不留你,工作说来就来,谁都说不准。”张潇说着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想来老鹰那边应该也差不多了。

“你能这么说,再好不过了。等我回来,一定赔罪。”皮特满脸不好意思的说。

“励哥你说的哪里话,不用跟我这么客气。”张潇看皮特要去柜台买单,连忙拦住他,“励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不是说好了的,今天我买单吗?”

皮特看了看他,只好将钱包收起来。

“那说好了,等我回来,那顿就我请。”

“当然!你快去吧,路上慢点,小心开车!”张潇见皮特消失在车流中,迅速坐回位置上,拿出另一只手机,按下数字键0发送出去。

戚猛正在屋里检查有没有反侦测工具时,收到张潇的消息,心里咯噔一下。

“你们赶快将东西放到指定的位置,计划有变,咱们得赶快撤!竹叶青你想办法看看这间屋子里有没有安装反侦察视频系统之类的东西,有的话你知道该怎么做!”

金环和银环听了加紧手上的动作,竹叶青迅速攻入房间的移动网络终端,仔细找了找没发现什么异常,准备退出时,突然觉察到看似正常的程序,竟然有个隐藏链接端口。

竹叶青嘴角微微扬起,好久没这么兴奋过了,迅速敲击键盘,封锁删除掉那个时间段的视频信息,然后心满意足的掰着手指躺在座椅上。

不一会,面包车门被打开,戚猛跟金环银环前后脚的回到车里,车子在车门合上的瞬间,启动混进车流中。同时,戚猛的手机响起。

“铃兰,我是老鹰。一切顺利,不用挂念。”戚猛说完,立即挂断电话,然后望着窗外的夜色凝神。

“果然都是电脑高手,要不是留了个心眼,可能就被他骗过去了。”竹叶青心惊胆战的说。

“这么说,你刚刚差点掉入陷阱?”戚猛眉头皱起,看着竹叶青,心里盘算着要怎么跟离啸衍开口,申请个电脑高手来配合这次行动。

后者点点头,“不过我也不是白混的,虽然他手法别具一格,不过还是没能逃过我的眼睛。”

金环和银环对视一眼,看了看一旁的竹叶青,默契的没再开口。

一个小时后,车子驶进营房,戚猛在综合楼前下了车。径直走进大楼,来到离啸衍办公室。戚猛见门开着,想来也是在等他的消息,敲了敲门进去,顺手又将门带上。

“怎么样?”离啸衍正盯着电脑屏发呆,抬头看见进来的是戚猛,低声问。

“事情还算顺利。”戚猛走到他正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犹豫着回答。

离啸衍皱起眉头,很不满意他的这个说法。

“怎么个还算顺利法?”

“起初都还好,只是后来竹叶青在规避反侦察手段的时候,差点栽了跟头。”戚猛说着感觉到离啸衍脸上肃然的神情后,躲闪着眼神不敢看他,“戚璟励在国外这些年肯定学了不少东西,而且他一直在网络信息公司工作,自然也掌握了不少网络攻防手段。”

“怎么?”离啸衍起身拿过一次性纸杯,放上茶叶,接了热水递给戚猛,“对你手下的人不放心?”

“不是,旅长你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戚猛急了,连忙解释。

“你看看你,怎么还急了?”离啸衍看着他笑起来,“知道你是在替我跟小诺担心。”

“您知道还这么说。”戚猛没好气的说,伸手端起茶杯,“旅长,我不说你也应该清楚,竹叶青那小子的技术还欠点火候。为了你跟小诺的安全,还是申请再要个人来。”

“你小子,是不是早就想好了?”离啸衍指了指他,转身坐回原来的位置。

“果然逃不出你的眼睛。”戚猛笑着跟过来,“咱们前期不是有跟国外的那个黑客高手Nimo合作,铲除过一个赛车赌博团伙吗,要不您再出马跟她谈谈,如果她肯帮忙那咱们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离啸衍想了想,确实如戚猛所说,要是戚璟励不好对付,如果能得到Nimo的帮助,那就无后顾之忧了。

“这么说确实没错,不过咱们是军,黑客这个行当在可算是匪,申请起来绝非易事。”离啸衍说着的同时眉头紧锁,“而且咱们不清楚她的底细,如果她跟戚璟励认识,那就得不偿失了。”

戚猛听了也跟着点头,毕竟戚璟励工作的集团在全球都享有盛名,他又是总裁助理,认识的人自然很广。Nimo又是那个圈子的人,多少应该都打过交道。而且Nimo跟其他的黑客不一样,不是给钱办事这么简单,她有属于自己的一套法则,如果违背给再多的钱都没用。

“不管怎么样,我先去写申请,后续的事情,等申请通过以后,旅长您亲自跟进,我想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戚猛想了想开口说,“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不管是黑客还是技术员,咱们总归是要再备上一个,有备无患!”

离啸衍目光如炬,望着戚猛,“那你就去着手准备,后面的事交给我!”

“是!”戚猛说完开门走出办公室,然后悄悄将门掩上。

冯拓认真的将墓地合同过目,签上字,发回给皮特后,不忘给他发条消息。起身,看了看一旁的咖啡,早已凉透,转身端着走出房间,到门口停了下来。想到隔壁还有个杯子,犹豫了下,走进一旁的房间,发现他心心念念的可人,已经蜷缩在床上睡着了。

他将咖啡杯放到茶几上,悄声来到床边,掀起一旁的被角,然后轻轻将她抱起放好,盖上被子,看着里面的人动了动,似乎在寻找舒服的位置。

看着眼前的人,他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准备离开,结果手上柔软温热的触觉迫使他停下来,低头发现自己的手被她紧紧攥在手里,他轻笑了一声。

“你还真是大胆,这可是你邀请的,我盛情难却而已。”他想着甩掉拖鞋上床,床上的人好像被挤到一般,错身往一旁挪了挪,还砸咂了咂嘴。

冯拓侧身看着她,轻轻将手臂穿过她的脖颈,她侧了侧身,正好和他面对面。他这才满意的不再动了,满脸含笑的看着怀里的人,紧绷的弦彻底放松下来,不一会也进入了梦乡。

------题外话------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俩站着不说话。”在顾城的诗里,陪伴就是这样简单而美好。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真不知道这是我的房间 主目录 下一章 敞开心扉,都是糖